晋江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访WTO掌门期待区域倡议启发全球谈判

发布时间:2019-09-13 23:19:08 编辑:笔名

访WTO掌门:期待区域倡议启发全球谈判

虽然一些人认为多哈已死,但我不相信有人能终结它。时任巴西常驻WTO代表、现任WTO总干事阿泽维多(Roberto Azevdo)去年3月为自己拉票时告诉。

在刚刚于青岛落幕的APEC(亚太经合组织)贸易部长会议间隙,本报作为唯一一家平面媒体,再度专访了阿泽维多。这位在去年12月收获多哈回合零的突破的WTO掌门人,此时的表述更为自信:区域倡议永远也无法取代多边,对于WTO,我们最终会成功的!

阿泽维多的活跃无疑给奄奄一息的多哈回合注入了新的活力,但面对近年来兴盛的双边和区域贸易协定的冲击,多边贸易体制的压力仍未减轻。

在青岛的APEC会场上,各种区域性自贸协定风起云涌,仅大型区域型协定,就包括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还有刚刚提出的FTAAP(亚太自贸协定)的可行性研究。而在WTO日内瓦总部,也能越发明显感受到近年不断兴起的诸边贸易协定(plurilateral trade agreements)的冲击。

为了维护全球多边贸易体系,阿泽维多上任后就以推进多哈回合谈判为己任。在去年9月谈判最艰难的时刻,本报在日内瓦翻开阿泽维多的工作日程,发现除了吃饭睡觉外,他的唯一重点便是谈判。

在去年12月7日WTO部长级会议达成巴厘一揽子协定的过程中,这位上任不足百日的掌门人终于实现了WTO成立18年来在多边谈判上的破冰,挽救了濒临死亡的多哈回合。在一揽子协定达成之后,除了在日内瓦密集地组织重启多哈回合谈判,阿泽维多重新开始了长达数月的全球领袖多哈政治意愿拉票之旅。基于巴厘岛的成功,各国似乎都愿意再给WTO一个机会。阿泽维多对本报表示,希望当前的各类区域自贸协定能够启发全球范围内的谈判。

对于多哈回合的前景,阿泽维多对本报表示:还记得曼德拉曾经说的吗?在事情未成功之前,一切总看似不可能。

巴西常驻WTO代表、现任WTO总干事阿泽维多(Roberto Azevdo)

中国是未来全球贸易重要变量

:你最近提到,今年前三个月,世界贸易并没有如大家预期的那样强劲复苏,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你如何判断今年全年的全球贸易走势?

阿泽维多:我当时表述的是,前三个月的全球贸易复苏没有像大家希望的那样强劲,我用的词是希望。总体来说,我们对今年贸易走势的预期是适度乐观。

WTO的经济学家们预计,今年全球贸易增速大约为4.7%,大大好于过去两年2.2%的平均水平。我们还预计,到2015年,贸易增速能够达到5.3%,这只是达到了过去20年的平均水平。我们仍然希望看到更为强劲的贸易增长格局。

:今年全球贸易增长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阿泽维多:影响贸易数据的因素比较多。首先,贸易额占世界1/3的欧洲能否在未来一两年较快复苏,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此外,新兴市场国家会否在未来重返危机前的快速增长通道,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如果它们能够恢复动力,世界贸易就会更快增长。

我们不仅要观察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增速,同样重要的,还要看其增长的方式。中国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变量,如果中国还继续坚持出口主导型的经济增长方式,那么全球的进出口都会增长,整体的贸易数据就会好看很多;如果中国采取了以内需驱动为主的增长方式,那么全球贸易就不会过快增长。

多边贸易体制难被取代

:目前整个APEC区域内,就有很多同时进行的自贸谈判,比如TPP、RCEP、中日韩自贸协定,以及这次APEC会议倡议的FTAAP。它们会否彼此冲突?你认为在这些谈判中,那一个最有可能最早达成一致?

阿泽维多:应该这么说,所有这些谈判,大部分都在谈市场准入,彼此并不必然发生冲突。只有谈到规则的时候,冲突才会发生。

这也是为什么通常各经济体都会选择WTO这样的多边场合来解决规则问题,否则规则、标准的多重性可能给贸易增加难度。

对于当前的各类谈判,没有唯一的解决方案。我认为至关重要的因素在于政治意愿,其次就是各方努力,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来谈判,需要抓住那些谈判中的时机,然后找到解决办法。此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在亚太地区,不论TPP,还是RCEP,是否最终都会统一到FTAAP?FTAAP或者TPP,又是否能够最终促进多哈回合谈判?目前全球所有正在谈以及谈成的自贸协定,能否最终促成一个升级版的WTO?

阿泽维多:对于RCEP和TPP最终能否统一到FTAAP,我觉得很难说。这些成员正在谈判,这取决于大家最终希望如何将APEC一体化的选择方式。

所有的区域倡议,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贸易发展。在某种程度上,它们正在解决我们在日内瓦面临的困难。

我也希望,所有正在谈的内容,能够激发日内瓦的灵感。这些正在谈判中的倡议,如果真能取得一些进展的话,势必会为多哈回合增添新的动力。

但是我想强调,这些区域倡议,永远也无法取代多边贸易体制的地位。因为一方面,很多国家并不包括在这些区域倡议中;另一方面,这些区域倡议谈论的议题,永远也不可能有WTO那样全面完整。

要知道,除了非常直接的关税减免,这些倡议正在讨论的大多数议题,都是我们已经在日内瓦讨论过的、很难解决的问题。

比如在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谈判中,很多正在谈判的元素,就是我们在日内瓦谈的。又如TPP的很多谈判议题,也是我们已经在日内瓦讨论过的。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如果这些谈判人员能够找到解决方法,在为他们自己解决一些问题的同时,也可以被日内瓦的谈判所借鉴,成为最终的解决之道。

但这从来不可能自动发生,因为我不是很确定,没有参与上述这些自贸谈判的其他WTO成员会否认同这些解决方法。但是,谁知道呢,也许它们能认同。这些结论,又一次很难预料。

关于多哈,WTO最终将会成功

:在后巴厘岛会议时代,你认为WTO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或者说,在你的工作安排里,最重要的三个任务是什么?

阿泽维多:最重要的三个任务正是我们在2008年停滞的议题:农产品、工业品以及服务。我们需要为这三个议题找到解决之道。

:在巴厘岛会议之前,许多人认为多哈回合即将死亡,但最终巴厘岛会议取得了突破。那么多哈回合的突破是不是更为艰难?

阿泽维多:巴厘岛会议之前,他们告诉我贸易便利化协定不可能达成,我们有600个目录,而且得在2个月内解决,但是,我们做到了。

还记得曼德拉曾经说的吗?在事情未成功之前,一切总看似不可能(It always seems impossible until its done)。目前,对于你提到的所有这些问题,都是艰难时刻。

没有一个倡议能够一夜之间谈成,都需要艰苦的努力。在WTO,我们也需要艰苦的努力。但是,我们最终会成功的!

:韩国在多边协定之外,同时签订了相当多的自贸协定。你刚刚访问了韩国,是否在访问中获得了积极的成果及反馈?

阿泽维多:我已经说过了,双边自贸协定是好事而不是坏事,但你(的口气)却把它说成了坏事。

我拜会了(韩国)总统,我们的谈话真是极好的,非常富有成效,取得了很多成果。韩国,是一个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从人均GDP仅有80美元的国家,成长为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的国家。取得如此成绩,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韩国的经济足够开放;也因为他们在发展过程中,成为了一个富有竞争力的经济体。韩国的经济发展,本质上是基于贸易。这对于其他很多发展中国家而言,都是一个启示。


微信小程序编辑工具
小程序拼团功能
在线教育培训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