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道破虚妄三界 第6章 中元节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4:09 编辑:笔名

道破虚妄三界 第6章 中元节

月将要落下。

即将到来的黑夜让一行人变得沉默寡言。

在这片丛林中,最不缺的就是容身的树洞,一路过来,曾有一颗樟树洞足足需要十几个人才能抱住,可惜里面堆积如山的蛇皮让一行人放弃了留宿的念头。

在双眼被黑暗填满前,胡子还是在树洞外不远处架了一座不大的火堆,黑暗里,时不时传来霹雳吧啦的声音,多少能减轻一些内心的恐惧。

“我说,大胡子!”

“我叫江东海!”

“我说东海啊,今晚你先值班吧,有动静你就喊!”和尚说。

“为什么是我?”

“明天天一亮,我或许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你们现在应该好好看着我,我要不见了,就是你们的失职!”

江东海无言以对。

“最好的办法是我把你们俩的魂魄都拘出来,明天天亮再塞回去。”道长的声音在角落里传来。

“这孩子好奇怪啊...”胡子转移话题说道:“这么大的孩子正常情况,应该哭着要喝奶才对。”

道长说道:“他像正常的孩子吗。”

“阿弥陀佛,还好这孩子只是吸草木的精气为食,真是叫人羡慕。“

道长不痛不痒的回道:“说不定明天就开始吸人的精气了。”

“您各位先歇着,我去树洞外面守夜...“大胡子急忙爬着出了树洞,挨着火堆旁坐着。

阴阳的互动产生了昼夜的交替。

白天,肉眼可见的一切上演着各自的剧本,黑夜的到来,一切无形的开始登场。尽管所有物种都贪恋时光,舍不得散场,但终究熬不过自然的定律。

可在这个仿佛与世隔绝的丛林,白天和黑夜的交替丝毫没有任何过渡,夜晚的到来,几乎将人一直以来最可靠依赖的技能封闭,甚至还剥夺了睡眠的权利。

黑夜里,不断响起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声音,由远到近,由近到远漂浮不定。

和尚口中的《金刚经》从未停过。

胡子在喧嚣声响起的那一刻又滚回了树洞,挨着和尚坐下,这才平静了一些。

道长坐立难安,这个世界的阴阳和自己熟知的世界不同,那么自己所知道和掌握的知识,在这里行得通的又能保证有多少呢。

外面的世界就像正在上演着一场狂欢,自己一行人此时依旧相安无事,或许说明他看不见的存在也一样看不见他们。

道长这样安慰自己,重新在冰琳不远处坐下。

“外面怎么了?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啊。”冰琳轻轻问道。

冰琳曾说出现在这里之前最后的记忆是她带着弟弟去鬼屋寻找刺激。如果告诉她此时的树洞被一群鬼包围着,她说不定都会很好奇。

道长没有透露自己的猜测,只是淡淡地回道:“没什么,一种磁场的错乱产生的幻听而已。”

“天一亮,就好了......”

黑暗中的存在像是终于闹够了,喧嚣声开始慢慢飘远,残月还未升起,幽光先至。

大胡子抱怨道:“这里对我们很不友好!晚上说黑就黑,亮的时候却像一百多岁的老头起床一样慢腾腾!”

借着幽光看去,和尚紧闭着双眼,全身像从水里拿出来的海绵,被汗水湿透。

所有人都在等着和尚醒来,而他脖子上的那串佛珠此时显得极为刺眼,不是因为显现出了神迹,而是明明昨晚和尚捏碎了佛珠,此时却完好无缺的挂在和尚的胸前。

胡子走上前,正准备试探一下佛珠的真实性,和尚突然睁开了双眼,反扣胡子伸过来的手,“咔嚓!”胡子的手断了!

胡子惨叫一声,和尚并没有为难大胡子,只是看着众人问道:“贫僧这是在哪?”

冰琳走上前说道:“极光师父,您不记得了吗?我们昨天...”

道长抬手打断了冰琳的话,来到胡子身边,胡子正在想办法怎么把自己的手给接回去,道长说道:“我来。”

道长麻利地给胡子的手接了回去,胡子活动了一下说道:“谢谢道长!”

道长点了点头,指了指和尚说道:“给我揍他!”

“什么?!”

道长很认真的拍了拍胡子的肩膀说道:“没事的,我会帮你!”

刚刚那一下已经说明实力的差距。一打一,自己胜算太小,但如果道长联手。那就是十成的把握!

最好把和尚的魂给先拉出来!

能出气为什么不呢,君子报仇,打得过就上!

大胡子冲向和尚,直接两指插向和尚的双眼,和尚不躲也不出招,把秃头一伸!

“bang!”

胡子一声惨叫,还好反应快,剪刀变拳头,不然这两根手指就保不住了,这比铜头铁臂还硬!

胡子迅速跳到道长的身后,不停地揉着自己的拳头,嘴里吸着冷气!

和尚摆出一幅胸中有山海的气魄笑着。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两个一起上吧?呵呵。”

道长自然不客气,脚踏七星步,带着疾风绕着和尚就开打,招招打关节!和尚反应极快,可道长就像长了三头六臂,防住了胸口,腰上吃了一拳,防住了裤裆,脸上挨了一巴掌。

很快道长收手了。和尚摸着自己已经红肿火辣辣的脸使劲地揉搓着。

道长背着手,偷偷地搓着,这和尚全身都像钢筋做的,自己的手没那么硬!打在上面吃亏的很。

“李多金!这两天长进不少啊。”

“零怎么知道哦叫李多金?!”和尚摸着已经红肿的脸口齿不清的说道。

道长手也不抬,对着冰琳脑袋朝和尚一撇,意思是让冰琳来解释。

冰琳忍了很久了!兴奋的朝前走了两步,受刚刚的气氛感染,手指的关节捏的啪啪作响

和尚立刻警惕的摆出防御的姿势。

“事情是这样子的......”

“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

冰琳说完后,一刻钟的时间,和尚还沉浸在失落的状态里无法自拔。

和尚一言不发。

道长把两只手互相插进另外一只手的道袍里说道:“和尚,这两天又长进不少。以你的本事,晚上能偷袭你的人没几个吧?”

和尚长叹一声说道:“那天辩法,安城的老和尚们都被我说的差点吐血,回到千佛寺,那群秃驴在罗汉殿中又对我一顿奉承。我便有些飘飘然。”

“说到高兴处,贫僧一甩衣袖,吹灭了一盏常明灯。错就错在这...”

“不就一盏灯嘛,灭了再点上不就是了。”胡子说道。

和尚摇了摇头:“常明灯不能灭,那代表了贫僧的修行,中间从未断过。已经记不清烧完了多少只,只知道亮了整整一甲子。”

“贫僧师父曾说,灯灭,就说明贫僧在此世的修行结束,所以贫僧对此灯看的比贫僧的命一样重要。”

“你就是贪念还在,贪图名声。要不然已经是罗汉身了。”道长说道。

“道长教训的是,贫僧一直对名声看的太重,至今才依旧只是个和尚。”

“那后来呢?”冰琳问道。

“后来,灯一灭,我默默的就卷铺盖走人了啊,我师父说我此世的修行已经结束了,再也不要踏入佛门寺院。”

“啊?就因为不小心吹灭了一根蜡烛?”冰琳有些抱不平的说道,感觉自己用词不当,急忙改口说道:“我的意思是吹灭了常明灯。”

“灯灭不灭,倒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师父说的...从来没错。”和尚低下头,就像,在忏悔。

冰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以我的本事,能将我弄到这里的人确实寥寥无几,可我出寺院后,越想越懊恼,就封了自己的法门。”

“深夜的时候,我那个徒弟带着两个我没见过的和尚找到了我,说要追随我。”

和尚再次摇了摇头说道:“我那徒弟性格单纯,那两人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段,趁我不注意,将我弄晕过去。”

“然后我就在这里了。”

大胡子见和尚说完,问道:“您说过,要是醒来佛珠还在,您就知道我们在哪?”

“我想,我大概知道我们在哪,道长也该知道了?”

道长没有说话。

冰琳和大胡子看着和尚异口同声地问道:“在哪?”

“在地狱。”

两岁宝宝流鼻血
十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孩咳嗽吃什么好
小孩厌食吃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