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何家英我的春城無處不飛花不是藝術

发布时间:2019-11-09 05:16:24 编辑:笔名

何家英:我的《春城无处不飞花》不是艺术

【编者按】近日,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何家英教授在中国艺术研究院讲述了自己的艺术之路,以自己的作品为例,向我们讲述了他的艺术创作、艺术追求、写意、写生生活等 我在农村时画过一些关于 文革 时期的创作,这段期间认识了一些老师并和老师接触,使我的绘画造型能力得到了一定的锻炼和提高后来我在美院上学,那时文革已经结束了,学校里已不是过去打击专业学习的状况,我们能在学校专心学习,打好绘画基础因此我在学校的三年当中,对知识的渴求有极强的欲望,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毕业创作时,画了仿黄胄风格的作品(这副作品参加过全国青年美展),画中的生活还停留在表面欢快形象的堆积状态黄胄也看了这副作品,当时挂得丁零当啷的,老先生对年轻人的态度问题特别不满意后来毕业留校,就跟着美协去了葛洲坝深入生活,进行写生 我们往往对待 深入生活 都是一种表面形式,例如到农村、工厂画劳模、出去写生、拍点儿照片等,然后就回来,真正形成创作特别难何家英作品《春城无处不飞花》1980年 这是80年的画的作品那时,我刚毕业去葛洲坝体验生活,大坝上这些下落的花,使我感觉画面有的一种特别的一种意境从葛洲坝到长江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做了很多的写生,但是这幅画的创作构思在葛洲坝写生期间并没有形成在从重庆回北京的火车上,我闭上眼睛,回想经历的一切,包括葛洲坝所遇到的人、工地、长江三峡的小镇上的一些事物,我把这些琐碎的感受串联起来,找到了一个关键的突破点,就是我在长江三峡所看到的栀子花,我用花串联起这张画,后边是电焊花,形容姑娘们也是花,在工地上卖花,形成了花的海洋,组成画面的主题 当时在葛洲坝遇到一些电焊女工,她们非常爽朗、痛快,梳着两个大辫子,穿着朴素的工作服,突显出非常的气质和美感记得有一次在大坝上,气温40多度,白天太阳蒸着,看到电焊女工说到女工棚去画画你,电焊女工爽快的答应了,在工棚写生时,那个女工扇着草帽,我把与电焊女工接触的感受集中在画面上,画完以后特别生动我把与电焊女工的绘画感受集中在画面中 当时我喜欢黄胄和石奇的写意画,他们的表现形式很自然,创作时想到了用石奇《泼水节》等这样作品的大笔墨来表现,这幅作品在全国青年美展上获得了二等奖对于一个23岁的青年来讲,画了这样一群人的关系,得到了非常高度的赞赏但是我并没有就此停留在这种风格上,当时我的一个老同学在中央美院版画系读研究生,但他是油画家,我们来往比较多,我也借此能够到中央美院感受艺术氛围,那时中央美院在我们心目当中是无比神圣的在与老同学的接触中,也感受着中央美院的学生在艺术上的思考,他给我指出了一个问题,他说我的《春城无处不飞花》不是艺术为什么不是艺术?对此为这句话我读了很多关于艺术问题的书

拉拉裤哪个牌子容量大
康缘药业科研发展趋势
立可安能改善腹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