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诸武争锋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一口酒一条命(2)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7:07 编辑:笔名

诸武争锋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一口酒一条命(2)

周陵这一笑,竟让连带着周遭的气机变得紊乱起来,护城河的水也跟着哗哗作响。

箫剑生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修行痴人。

事实确实如此,周陵在西荒有个响当当的名头,周痴,世人皆说他修行修的走火入了魔,修的人性颠倒,修的好歹不分,杀人全凭一念间。

周痴有个天大的爱好,就是喜欢收集些稀奇武学典籍,失传的阵法阵谱等等,只要他认为有用的,可以增加自己实力的,都要抢过来据为己有,至于死多少他从来不关心,那怕是皇帝老子的御书房他也敢闯一闯,似乎这个世界就没有他畏惧的东西。

就在前些天,他不知道听谁说起,青峰岭有传自大良国阵法大家青氏一脉的阵谱,周痴不吃不喝直奔青峰岭,几乎是一口气杀进青峰岭,当时正值何少鸣和青柳有事外出,只有两个儿子值守,结果可想而知,年轻人不知道这周痴的威名,硬是把命搭了进去,等何少鸣和青柳回到青峰岭之后,青峰岭已是狼藉一片。

后来得知这行凶者正是周痴,面对杀子之仇,何少鸣和青柳仅仅的悲痛了一夜,第二日一早便带着带着年幼的儿子、女儿和外甥女打算避难龙炎城,龙炎城毕竟人口稠密,相信周痴再神通广大一时半会也找不上他们,但是,他们还是错估了周痴的能耐。

箫剑生仅仅是看出来的,然而不少在此等候进城的人干脆就认了出来,一看是周痴,早就躲的越远越好,就在这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伯看着箫剑生呆呆的神情,好心的提醒了他几句,震惊之后,思量过后,他不动声色的随了大溜往后退去。

就在刚才,周陵被巨石堆深埋的时候,何少鸣借着和他错身的一瞬间,将一物塞进了他的怀里,箫剑生吃惊之时,何少鸣冲他使了个眼色,箫剑生已是明了,这应该是何少鸣自觉今日凶多吉少,才有所托付,至于为什么会是他,箫剑生想不通。

此时他也没时间去想,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这一家子身上,虽说江湖之上打打杀杀再正常不过,然而,如果一下子绝了根这种死法还是令人动容的。

此时的周陵俨然变了个人似的,就现在的战力而言,他要比巅峰时期的花九天高了一个档次,箫剑生有种直觉

,何少鸣夫妻已经压不住这头即将发狂的猛兽,即便手段层出不穷,但在战斗方面两人的表现远没有周陵强悍。

境界虽然和实力挂钩,但战力或多或少还受其他诸方面的影响,甚至这种影响有可能扭转一场战局,比如临战经验多寡,战斗者的心性是否足够坚毅,再比如死战之下求胜的欲望,再加上修行者的炼体程度等等方面往往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走向。

显然何少鸣和青柳在这方面距离周陵有一定差距。

箫剑生用眼角余光扫过浑身浴血的青柳和气势大不如来时的何少鸣,两人都显出了颓废之色,刚才何少鸣那一剑虽重创了周陵,但也有些伤敌一千,自损三百的后果,再反观周陵,仅仅是看着凄惨而已。

笑够的周陵面无表情的托着酒坛向何少鸣夫妇走来,坚硬的地面,每一脚下去都深陷一个大脚印。

就在这时,何少鸣和青柳耳语了几句,不知道他和青柳说了什么话,青柳的脸色忽然变的凛冽起来,隔着夜色看了眼身后的两名女子,猛的玉足轻点地面飞身跃上百丈高空,毫不犹豫的素腕翻转结出几道印诀。

周陵冷笑一声忽然间加速冲向何少鸣,完全无视了青柳在他四周布下的浓浓的杀机,他脚步不停,任凭那些比刀剑还快,无形无影的线条切割过身体,在他身体表面留下深可见骨的血槽,没了剑的何少鸣直接并指为剑,脚步轻盈身形飘动,手间似真剑在握,一气之下便是十几剑,剑剑落在周陵要害部位,依然没能让周陵停下半步。

“何少鸣,当日你两个儿子就是这般死的,我看你也该步他们的后尘了。”

就在何少鸣神情悲痛之时,周陵冷笑一声,直接隔着几十丈丈远一拳轰出,何少鸣当即以双臂护住胸口,只听“咔嚓”两声,何少鸣的身体腾空而起,掉落在百丈之外,当场口吐鲜血,双臂皆碎,胸骨内陷。

还没等两女子跑向何少鸣身边,周陵的身体化作一道流光拔地而起,现身之时正好在青柳的身体下方,青柳脸色微变,刚想滑步出去,只感觉腹部一阵剧痛,一只油乎乎的大手直接穿透了那具娇柔的身体将他高高举起砸向地面。

周陵五指在青柳的腹部内肆意使力,青柳娇躯颤抖,面部扭曲。

周陵完全无视青柳痛苦的表情,平静说道:“交出阵谱,让你死的痛快点。”

青柳艰难的睁圆眼睛,看着周陵狰狞的面孔悠悠的说道:“休想。”

伴随着阵阵冷笑,周陵的那只手再次使力,青柳虽然已是痛不欲生,但她依然目色清澈,甚至嘴角轻轻的勾出一个弧度,似乎在嘲笑周陵,你就是一个疯子。

周陵大怒,像拖着一具尸体一般拖拉着青柳向何少鸣和那两名女子走去,青柳已经猜到了周陵要干什么,所以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但饶是如此,依然不能阻止“咔嚓”之声进入耳朵,等她睁开眼睛时,何少鸣已经身死道消,一颗脑袋只剩下了半颗,鲜血飞溅出几丈远处,两女子不堪回首刚才那一幕,已是脸色惨白如纸,完全没了人样。

周陵托起酒坛,猛灌几口酒,吧唧了嘴笑道:“阵谱。”

青柳瞥了眼两名女子,柔声说道:“凤儿,玉琢,怕死吗?”

叫凤儿和玉琢的两女子都是拼命的摇头。

凤儿看着快要奄奄一息的青柳说道:“娘亲,凤儿不怕死。”

三女的表现彻底的激怒了周陵,不待叫玉琢的女子说话,周陵发狂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送你们一家人去地下团聚去吧。”

周陵猛的扬起了巴掌,对准青柳的头顶就要拍下,就在这时,一声冷笑至远处传来。

“都说你周痴喜怒无常,胆大包天,连皇宫都敢闯个来回,我看未必。”

就在周陵寻着声音往前看时,一个清瘦的少年缓缓走出了人群,沿着护城河边向周陵已经青柳三人走了过来。

清瘦少年笑道:“周痴,本少爷要和你赌命你敢吗?一口酒一条命,谁不敢谁是孙子。”

周陵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看着越来越近的少年,狂笑出声。

山东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双鸭山癫痫病
保定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山东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双鸭山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