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欧债危机中中国应该出什么牌

发布时间:2019-10-14 17:39:14 编辑:笔名

欧债危机中,中国应该出什么牌

欧债危机骤然升级——法国银行、意大利主权信用引发“降级潮”,希腊第二轮救助方案突然搁浅,欧洲银行业流动性断流。未来欧债危机会如何演进,对世界经济将产生什么影响,欧元区的命运又将如何?这一系列问题都引发人们的关注。  面对欧债危机,中国难以置身事外。不久前,中国外交部和商务部已明确表态“支持深陷最严重危机中的欧元区”。可是,中国应该如何做,才能既帮助到欧洲国家,又维护了本国利益?  在日前由同济大学中欧学术连线主办的 “全球视野下的中欧关系”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位经济学家共同探讨了这些话题。  处理不当或致经济二次探底  “欧债危机已经走到关键时刻。”主持研讨会的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伍贻康以这样一句话开头,引起了专家们的共鸣。  一方面,由于希腊财政整顿工作进展缓慢,未能完全满足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援助条件,希腊能否获得第二轮援助贷款依然是未知数。希腊政府称,目前的自有资金只能维持到10月中旬。如果届时依然得不到援助,希腊将面临债务违约。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说,虽然希腊经济规模在欧元区中所占比重较小,即便出现债务违约,对于欧元区的冲击不会太大。但一旦希腊违约,或损害投资者对欧元的信心。而且还会产生后续问题——像目前比较令人担心的是,作为欧元区第三大与第四大经济体,意大利与西班牙情况也不太妙,万一意大利与西班牙出现债务违约,欧元区想救都没有能力救,而且一旦投资者因为希腊问题而失去对欧元的信心,整个欧元区救助意大利与西班牙的成本也势必提高。  “欧元区各国政府必须有所行动,如果处理不当,会引发一连串反应,金融海啸可能再次席卷全球,世界经济有可能被拖回谷底。”  另一方面,日前,国际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了法国兴业银行与农业信贷银行的信用评价,以及八家意大利银行的信用评价,由此引发了市场的巨大波动,投资者质疑握有大量国家主权债务的欧洲银行业的偿还能力,“欧洲债务危机可能引发欧洲银行业危机。如果继续扩散,会导致银行间惜贷,没有资金流向实体经济,进而拖累全球经济复苏的步伐”。  欧元区的未来不需要悲观  尽管欧元区国家面临的债务危机情况紧急,但对于一些人提出的“欧元区与欧盟面临解体威胁”的观点,与会专家并不认同。对于欧元区的未来,大部分专家表示不需要悲观。  外交学院欧洲研究中心主任赵怀普说,欧盟国家无法承受欧元区解体的代价。  从政治上来说,经过60多年的一体化实践,欧盟成员国之间已形成的高度相互依存结构,使得欧盟解体的政治代价极其高昂。一旦欧元崩溃并导致欧盟解体,半个多世纪以来取得的一体化成果将化为乌有,这是欧盟成员国无法承受的。  从经济上来说,欧元区解体的代价远高于救助的代价。据瑞银集团估算,如果欧元区解体,欧元区“老大”德国第一年的损失将达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0%到25%,此后每年为10%。按照去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估算,相当于第一年为7000亿到8750亿欧元,此后每年约3500亿欧元。而欧元区目前负责援助危机国家的欧洲金融稳定工具规模仅为7500亿欧元,救助与解题的代价孰大孰小,一目了然。  上海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中心主任徐明棋说,其实德国是从欧元中获益最大的国家,因为欧洲货币的统一,使德国摆脱了马克不断升值带来的价格劣势,大大促进了德国的出口,使本国产品畅销于整个欧元区。所以,德国是不愿意让欧元区垮掉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日前就明确表示,绝对不会让希腊退出欧元区。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会长杨洁勉将欧债危机形容为 “成长中的烦恼”。他说,欧债危机的深层原因是欧元区在货币政策上是统一的,而在财政政策上却是独立的,这是欧盟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问题。[1][2]下一页欧元区国家没有退路  欧债危机如何解决?与会专家认为,欧元区国家要承担起自己的,只能往前,没有退路。  第一,危机的解决需要资金的注入,拖得越久,救助成本也越高,可操作空间也越小。  中国欧洲学会秘书长陈新说,应该进一步扩大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规模,并准许在债务问题发生端倪时就可以使用这笔资金,现在规模在7500亿欧元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中,有4400亿欧元被规定用于“灾后重建”,即在受助国已经发生违约时才能使用。可是如果发生违约,就为时太晚了。  第二,欧元区国家债务问题的恶化是导致危机爆发的直接原因,很多欧洲国家多年来“寅吃卯粮”,靠借债度日,现在一定要紧缩财政、减少福利。  第三,形势可能会逼迫财政政策走向统一。丁一凡说,在欧元区设立之初,其设计者对于只有统一货币政策而没有统一财政政策会导致危机的可能性“心知肚明”。欧洲一体化的设计者们心中一直想着的目标是将欧洲变成欧洲合众国,从经济到政治上的统一。但欧洲民众一时还不接受,所以设计者计划一步步推动欧洲的一体化。他们认为,如果有了统一的货币,危机时自然会走向统一财政。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乔依德说,早在2001年欧盟委员会主席普罗迪曾说,他确信欧元将迫使我们采取全新的经济政策工具,现在这个提议在政策上完全不可能被接受,但在某一天将会发生一场危机,那时新的政策工具将被创立。乔依德表示:“现在看来欧债危机就是这个时点,迫使欧洲走向财政联盟。”  从欧元区发展历程看,每一次危机都将一体化进程向前推进一步。不过,实现财政联盟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乔依德说,欧盟走向财政联盟要修改欧盟宪法,要得到成员国议会的批准,还要举行全民公投,历时很长。丁一凡说,财政与货币政策的统一,在欧洲政治精英层面达成一致,但普通民众还没有认同,尤其在金融危机中,一些反对一体化的民族主义情绪在欧洲兴起,可能阻止一体化的进程。这两种情绪与势力谁胜谁负,还有待时间观察。  中国如何援助欧元区国家  面对欧债危机,中国难以置身事外。不久前,中国外交部和商务部表明了中国支持深陷最严重危机中的欧元区的态度,但没有做出具体承诺。与会专家认为,援助欧洲应坚持务实、市场化的原则。中国拯救欧元的前提条件是,欧元区国家先要自己拯救自己,想自己少承担救援成本,而以“恐慌之术”逼中国等外部国家出手救援,这条路走不通;在中国等国家救援之前,国际组织必须表现出足够诚意,利用资源与规则制订的优势,建立健康、公平的全球金融市场;最后,投资的目标是赢利,其他任何战略目标必须围绕长期或者短期赢利这一核心目标。  中国具体应该如何做?乔依德提出了几条建议。  第一,多边渠道买债券。如果欧元区发行欧元债,以及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发债,中国可以购买,因为风险可控。或者与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或欧洲央行合作,中国将资金划给他们,而他们进行担保。再或者与IMF合作,由IMF发债券救助欧洲,中国可以购买。  第二,鼓励中国企业进入欧洲,与欧洲企业合作或购买股权,“可以买优先股,不参与管理,避开政治障碍”。中国还可以购买长期具有战略投资的资产。意大利目前公共债务是1.9亿欧元,意大利官员称,中国持有其4%的债务。中国或可购买意大利电、石油天然气公司等资产。  第三,在人民币汇率机制形成中,一篮子货币中应增加欧元的权重。  乔依德认为,欧洲也应该支持人民币进入特别提款权(SDR)。SDR是IMF创立用于进行国际支付的特殊手段。它依据各国在IMF中的份额分配,可以供成员国平衡国际收支。目前,SDR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四种货币。目前法国表现比较积极,法国财长巴鲁安表示,让人民币进入SDR,是法国在担任G20轮值主席国期间一项重要并希望达成共识的议题。“支持人民币进入SDR,将有助于削弱美元的霸权地位,对于中欧来说,这是双赢之举,也将为中欧带来更多合作机会”。 唐烨

前一页[1][2]

泰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包头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嘉兴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泰安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包头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宝宝小便黄
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孩上火
小儿流鼻血怎么回事